看《唯一的愛》看到最後,弘人(龜梨和也)看了菜緒(綾瀨遙)在工場留下的信後,壓抑了的情感像炸彈爆發,便衝了出去,在橫濱的街頭疾走,奔向正要起程往北海道的菜緒。最後當然把她截住,一擁入懷。 看時的感想是:橫濱的街道好適合疾走,疾走在街上的男人好帥氣。 然後,想起木村。 這條「疾走街頭」的公式,其實北川悅吏子已在她的名作《Long Vacation》結局中用過了。北川看似別有用心,讓觀眾把龜梨和木村聯想起來,弘人被菜緒說他心中築了一道牆,《Long Vacation》中的瀨名也被教授說琴彈得不好,是因為心中的一道牆。 瀨名(木村托哉)得了鋼琴比賽冠軍,全因最後能成功穿越了心中那一道牆,愛情也從困惑中得到了釋放,便頃間由自憐自卑變得充滿自信的跑起來,跑到小南(山口智子)的面前,在 "Don’t worry, be happy" 的廣告板下結束了這份心頭的抑悶。 老老土土,但其實不只北川悅吏子,日劇裡的主角都常常在街上奔馳,不是像港產或荷里活片一樣,為了逃避子彈或追殺,卻為了撲向心中所愛。  以前每逢看到劇集的主角,在某一刻醒悟過來以後,不顧一切的跑上街時,總在想為甚麼要跑呢?明明東京是一個交通發達的城市,明明可以坐車過去,為甚麼總要長途跋涉地跑呢? 可是,慢慢就發現,日本人很適合這樣的在街上奔跑。日本終究是一個比較壓抑的社會,於是一份因各種緣由被壓抑了的情感,若是一下爆發出來,那份驚人的能量,足以讓人從大街跑進二丁目,轉入小巷,然後再走回大道,奔向所愛的人。 因為不狂奔便會留下遺憾,所以總是奮力的跑。 所以我說,日劇最適合我們這種生活在都市,平日也慣了埋藏情感的香港人看,不用花費氣力走一趟,卻只是看著,自己也彷彿就能大大釋懷。 畢竟,這裡沒有一條可以讓我們疾走的街道。  日本的街道真的很適合奔跑,左看右看都是那麼的寬敞潔淨,東京固然到處都是人,可是地方夠大,亮麗可跑的地方非常多。夜裡的街道,更是寧靜無人,走起來特別容易令人動心。劇集裡的日本的街頭,令你也有一種股想向前方奔馳的衝動,不過,也許未必有令你想奔往的人。 說回日劇。想起過往看過的劇集裡,究竟那一場疾走最令我心動,以致無法忘懷? 嗯…… 是這個…… 腦中浮現的,是《ANEGO》中黑澤明彥(赤西仁)跑向 Anego (篠原涼子)的那一幕。因相親失敗而醉了的 Anego,無力倒在人來人往的東京街頭,因為掛心而無法再壓抑的黑澤衝過人群,一心一意跑到 Anego 身旁,霓紅燈中的兩人第一次看得見自己的內心,赤裸裸的感情把那個街道映照得份外動人。  記得那時,不由自主的大哭了一場,在夜深看戲的人,果然是最容易被觸動的…… 但再想,難道這也是因為當天壓抑了的情感,一下子得以被釋放的緣故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