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幾天看電視四川的災情,發現了人間果然有天使也有魔鬼。 廢墟中的天使 地震後五天多了,仍救出少數生還者,有線電視記者說,問他們在瓦礫下,如何能堅持得這麼多天,他們都是這樣答:因為只能活一次。 生命如何寶貴、活著有多美好,大抵只有真正體味過劫後餘生的人才能深切領會。汶川的一個小鎮裡,一家人老老少少面帶笑容的在帳篷裡煮了青菜,吃了一頓簡單的飯,從成都長途拔涉趕程回來看親人的小女兒說,以前從來不知道,一家子的人能圍在一起有多快樂,現在才明白一個也不能少,能一起吃頓飯真好。 因經過苦難而徹底明白為何活著的人,能從微小之處享受做人的幸福,能好好的擁抱周圍的愛,雖然流離失所,雖然歷盡苦難,卻仍能展露笑顏。他們,一下子長出了翅膀,變成了不再從屬塵世的快樂天使。 我又見到總理日以繼夜,到各災區去安撫心靈與身體受傷的人群,雖然有時仍會抱怨救災欠精密,仍看得出重大混亂和錯漏,但在瓦礫中,他的身影,對受盡政治領袖所「賜」苦難的人群而言,彷彿天使下凡。 數以萬計的人民解放軍,竟自攀山涉水,來到了等候救援的群眾跟前,伸出援手。對於當年殺人民的軍隊,心中我仍是有根刺,長期被捆鎖於扭曲了的政治型態下,以致落得忿忿不平的心,竟有點承受不了眼前軍人伸手救人的景象(我承認我是個被S太久而麻木了的中國人!),但終究看到他們與人民站成一線,在電視前我居然流下眼淚。 暗角出沒的魔鬼 報載有四川綿竹市居民在地震前向政府報告,大規模的蟾蜍日前遷徙。有民衆認爲會有不好的兆頭出現時,當地林業部門解釋稱,這是蟾蜍正常的遷徙。 他們說大量幼蟾集體上岸遷移是正常現象,也不會影響到人們的生活,它們的到來還會爲當地减少蚊蟲,村民不用爲此擔憂,並說這種大規模的蟾蜍遷移其實是一件好事情,說明綿竹的生態環境越來越好了。 因無知而導致別人受苦的人,對人間疾苦和他人內心困憂掉以輕心,我覺得他們是潛藏的魔鬼。 中央電視台報導,在救災過程中,有十七名借網路造謠者被查處,政府最初對災情有點評估我誤,救災有點遲緩,但有些事情這個政府敢說還是很拿手的,看今趟他們動作超有效率,把散播虛假消息、造謠生事以圖在這苦難時期擾亂人心的壞心腸魔鬼,堅決依法理掉了。 除魔的人令人肅然起敬。 災區中也是惡魔遍野。聽說有人把救災物資如帳篷和食物等,以高價出售圖利。眼前滿目瘡痍,群眾顛沛流離,但仍忍心作出這些事的,根本不是人。 軍隊沖鋒艇往映秀鎮水路救人,電視看到有健全的男人因爭相上船而大打出手。自己生命最要緊,別人的輕於鴻毛。中國人長期在不健康的文化環境中為自己的生存鬥爭,早練成獨善其身的絕技,甚麼照顧老弱、禮讓女性等完全不是社會的主流價值。災難中有人捨身為人,也有人對他人的痛苦置之度外,如果在鐵達尼上,在國外可能會好的份子會多一點點,但在我們的國家,惡魔比例太多,一定會在救生艇到達幾秒內發生殺人事件。 * ----- * ----- * ----- * ----- * 國難當前,這幾天我思前想後。 想來想去,其實不是人間分作天使與魔鬼的領域,而是天使與惡魔無時無刻游走在我們心中,是我們自己決定把誰釋放出來。 所以,如果發覺人間惡魔當道,當問自己為何決意把自己惡魔化,為何不給自己一個長出翅膀的機會?